清韵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收藏

《九焰山》

时间:2020-07-29 17:48:13  来源:《京剧汇编》第五十集:潘侠风藏本整理  作者:
【第一场】

(薛刚上。)

薛刚   (引子)    力大无穷,谁能比,盖世英雄。

     (念)     世代相传一字忠,血汗功劳马蹄红。幸得江山归一统,海晏河清谈笑中。

(薛德水暗上。)

薛刚   (白)     俺,薛刚。我父丁山,母亲樊氏,生我弟兄四人:猛、强、刚、霸。二哥在倒马关身为总兵,四弟往太行山进香去了,只有俺与大哥仍在府内。俺自幼性情刚烈,名满长安,人称“通城虎”。这且不言。今日乃爹娘双寿之期,理应前去拜寿。

             来!有请大爵主。

薛德水  (白)     有请大爵主!

薛猛   (内白)    嗯呵!

(薛猛、马氏同上。)

薛猛   (念)     寿筵喜得上元开,

马氏   (念)     海屋添筹带笑来。

薛刚   (白)     大哥、大嫂。

薛猛、

马氏   (同白)    三弟。

薛刚、
薛猛、

马氏   (同笑)    哈哈哈……

薛刚   (白)     请坐!

薛猛、

马氏   (同白)    三弟请!

薛刚   (白)     啊大哥,今乃爹娘寿诞之期,你可曾备下寿礼?

薛猛   (白)     愚兄已然备下鲜桃百颗,祝爹娘寿与天齐,长生不老。三弟,你备下什么礼物了?

薛刚   (白)     俺的礼物么?

(薛刚举臂。)

薛刚   (白)     在这里。

薛猛、

马氏   (同白)    三弟,你这是什么礼物啊?

薛刚   (白)     哥嫂哪里知道,这叫做“增福寿酒”。

薛猛   (白)     何为“增福寿酒”?

薛刚   (白)     想俺爹娘俱是好武之人,喜的是拳棒,爱的是刀枪。俺若在酒席宴前,打上几套拳,爹娘必然欢喜,畅饮几杯寿酒,岂不尽了俺的孝道?大哥,你看这寿礼好是不好?

薛猛   (白)     三弟,只因你武艺高强,性如烈火,爹娘屡次嘱咐于你,不许饮酒打拳。今日若在寿堂之前,撒起疯来,爹娘岂不生气?

薛刚   (白)     哎!我这个毛病怎么人人不喜欢哪?如此待俺另备寿礼便了。

薛猛   (白)     不必备了,随我一同前去就是。正是:

     (念)     三弟似虎多鲁莽,

薛刚   (念)     大哥的胆子赛绵羊。

(薛猛、马氏、薛刚、薛德水同走圆场。)
薛猛、
薛刚、

马氏   (同白)    有请爹娘!

(薛丁山、樊梨花同上。)

薛丁山  (唱)     爵封到两辽王职位高显,

樊梨花  (唱)     全凭这汗马功感动龙颜。

薛丁山  (唱)     今日里庆华堂荣开寿宴,

樊梨花  (唱)     好时节又恰遇灯火上元。

(中军、家院、二丫鬟自两边分暗上。)
薛猛、

薛刚   (同白)    爹娘在上,孩儿与爹娘拜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白)    生受你们。

(〖牌子〗。薛猛、薛刚同叩拜。)

马氏   (白)     公婆在上,媳妇与公婆拜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白)    生受你了。

(〖牌子〗。马氏叩拜。四文官、四武将同上。)
四文官、

四武将  (同白)    门上哪位在?

中军   (白)     啊列位大人、将军。

四文官、

四武将  (同白)    烦劳通禀:我等前来拜寿。

中军   (白)     请稍候。

(中军进门。)

中军   (白)     文武百官前来拜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白)    请他等进来。

中军   (白)     有请!

四文官、

四武将  (同白)    爵主在上,我等拜寿!

薛丁山、

樊梨花  (同白)    这就不敢。本爵也有一拜!

(〖牌子〗。四文官、四武将同拜,薛丁山、樊梨花同还礼。)

薛丁山  (白)     来,酒宴摆下。

家院   (白)     是。

薛丁山  (白)     列公请!

四文官、

四武将  (同白)    爵主请!

(〖牌子〗。四文官、四武将、薛丁山、樊梨花、薛猛、薛刚、马氏同入座。)

薛丁山  (白)     啊列公,想俺薛家世代忠良,如今官高爵显,足见朝廷厚恩也。

四文官、

四武将  (同白)    爵主屡建汗马功劳,当有此荣。今日上元佳节,圣上大放龙灯,与民同乐,恰在爵主寿诞之期,真乃荣喜双全。

薛刚   (白)     怎么讲,今日大放花灯吗?

四文官、

四武将  (同白)    正是。

薛刚   (白)     待俺去至大街之上,玩耍玩耍。

薛丁山  (白)     哦,你生来暴性,又好酒后伤人。闯出祸来,如何是好?

薛刚   (白)     这个……

薛德水  (白)     不要紧的。三爵主要去逛灯,有我跟着。少叫他喝酒,不叫他打人,管保没错儿。

薛丁山  (白)     你这奴才,惯会生事。又在此花言巧语,真真可恼。

薛德水  (白)     小人不敢。

樊梨花  (白)     王爷,今日乃大喜之日,何必如此生气?

             家院。

家院   (白)     有。

樊梨花  (白)     将酒宴撤至花厅,请王爷畅饮。

家院   (白)     是。

四文官、

四武将  (同白)    我等奉陪。

薛丁山  (白)     请!

(四文官、四武将、薛丁山、樊梨花、薛猛、马氏同下,中军、家院、二丫鬟同随下。薛刚一望、两望。)

薛刚   (白)     嘿!

薛德水  (白)     我说三爵主,你怎么这么傻呀!王爷到花厅喝酒去啦。您不是要逛灯吗,为什么不偷着去哪?

薛刚   (白)     若被爹娘知道,如何是好?

薛德水  (白)     早点儿去,早点儿回来。人不知鬼不觉的,王爷怎能知道哪?

薛刚   (白)     如此说来,去得的?

薛德水  (白)     去得。

薛刚   (白)     好,与我带路!

     (唱)     某家生来性鲁莽,

             爹娘起名叫薛刚。

             爱惜刀枪与拳棒,

             力大无穷谁敢当。

             通城虎,人敬仰,

             我在这长安城内赫赫威名世无双。

             小子带路把灯市上,

             上元灯节令好风光。

(薛刚下,薛德水随下。)

【第二场】

(扮灯人上,跳灯,下。)

【第三场】

太子   (内白)    内侍带路!

四太监、

大太监  (内同白)   领旨。

(四太监、大太监、太子同上。)

太子   (唱)     海晏河清烟尘静,

             与民同乐放花灯。

             内侍带路灯棚进,

(灯官上,迎。)

太子   (唱)     火树银花天地明。

(四百姓自两边分暗上。扮灯人上,跳灯,过场,下。四百姓同随下。)

薛刚   (内白)    好酒啊!

(薛德水上,薛刚醉上。)

薛刚   (唱)     出府来只吃得酒醉身晃,

             灯市上众百姓快乐非常。

             我这里吼一声灯棚来闯,

大太监  (白)     咂!你这人好大的胆子。什么地方,就敢乱闯啊!

薛刚   (白)     呸!

     (唱)     我是那阎罗殿勾命的阎王。

大太监  (白)     原来是个醉汉。快给我滚出去!

薛德水  (白)     爵主,这小子可是骂您哪!

(薛刚拉住大太监。)

薛刚   (白)     怎么讲?

大太监  (白)     滚出去!

薛刚   (唱)     说此话分明是全不自量,

     (白)     呸!

(薛刚举拳欲打大太监。)

大太监  (白)     怎么着!你还敢打我吗?

薛德水  (白)     打你是好的!

薛刚   (唱)     这一拳管叫你命丧无常!

(〖乱锤〗。薛刚打死大太监。四太监同捉薛刚,薛刚打四太监倒地。太子欲逃,薛刚抓住太子踢死。灯官暗下。)

薛刚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你们哪个敢拦,哪个敢挡?

薛德水  (白)     爵主,这个祸可闯得不小。您把当今皇太子给打死啦!

薛刚   (白)     打得好,打得好!

薛德水  (白)     别耗着啦,趁早儿走吧。

薛刚   (白)     走啊!

(薛刚、薛德水同下。)

【第四场】

(四青袍、四校尉、丑中军、张泰同上。)

张泰   (念)     上元放花灯,万民享太平。

     (白)     老夫,张泰。大唐天子驾前为臣。今当上元节令,大放花灯,与民同乐。奉旨巡查御街。

             校尉的,御街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灯官上。)

灯官   (白)     启禀老爷:大事不好啦!

张泰   (白)     何事惊慌?

灯官   (白)     薛刚在灯棚踢死太子!

张泰   (白)     知道了。

             哎呀且住!老夫与薛家旧有仇恨。不免藉此机会,害他满门。

             灯官,那薛刚呢?

灯官   (白)     逃走不远。

张泰   (白)     校尉的,赶上前去!

四校尉  (同白)    啊!

(张泰、四青袍、四校尉、丑中军同走圆场。薛刚、薛德水同上。)

张泰   (白)     薛刚!你惹下滔天大祸,往哪里逃走?

薛德水  (白)     我说三爵主,他就是张泰,咱们老王爷的仇人。还不打狗日的!

薛刚   (白)     呸!招打!

(薛刚打倒张泰。薛刚、薛德水同急逃下。)
四青袍、
四校尉、

丑中军  (同白)    薛刚走远了。

张泰   (白)     好黑贼!老夫岂肯与他甘休?

             来呀,打道进宫,我参他一本!

四青袍、
四校尉、

丑中军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薛刚   (内白)    好打呀!哈哈哈……

(薛刚上,薛德水随上。)

薛刚   (唱)     适才间打张泰好不欢畅,

             哪一个大胆的敢来逞强?

             我这里趁馀醉随意乱闯,

(〖扫头〗。黄门官自下场门暗上。)

薛德水  (白)     到了太庙啦。

薛刚   (白)     进内玩耍。

黄门官  (白)     呔!哪里来的醉汉,竟敢乱闯太庙?

薛德水  (白)     你小子错翻了眼皮啦?这是薛府三爵主。

黄门官  (白)     大白薯也不成!

薛德水  (白)     他叫“通城虎”。

黄门官  (白)     油葫芦也不成!

薛德水  (白)     他叫薛刚。

黄门官  (白)     皮缸也不成!

薛德水  (白)     三爵主,那小子说啦:皮缸也不成。

薛刚   (白)     起过了!

     (唱)     胆大奴才不自量,

             大言大语骂薛刚。

黄门官  (白)     骂你又该怎么样?

薛刚   (唱)     俺一足踢翻北海浪,

             这一拳,一拳也能打太阳。

黄门官  (白)     不用吹牛,有能耐只管使。

薛德水  (白)     这小子还敢讨价还价。

薛刚   (唱)     霎时叫你成肉酱,

(〖乱锤〗。薛刚打黄门官逃。薛刚进门打神像。)

薛德水  (白)     三爵主,别打啦!这个祸又闯得不小!

薛刚   (白)     如此走哇!

薛德水  (白)     走吧。

薛刚   (白)     走啊!

(薛刚、薛德水同下。)

【第六场】

(四青袍、四校尉、丑中军、张泰同上。)

张泰   (念)     恼恨小薛刚,进宫奏君王。

     (白)     臣,张泰见驾。吾皇万岁!

唐王   (内白)    卿家进宫有何本奏?

张泰   (白)     臣启万岁:今有薛丁山三子薛刚,大闹花灯,踢死太子,痛打为臣,又将太庙神像尽行打坏。请旨定夺。

唐王   (内白)    薛刚罪大恶极,实难宽容。命你追赶薛刚,捉拿两辽王全家,尽行斩首!

张泰   (白)     领旨。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张泰   (白)     捉拿薛刚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薛刚、薛德水同上。)

薛德水  (白)     哎呀三爵主!后面人声呐喊,想是捉拿你我。快快逃走吧。

(薛刚、薛德水同下。四青袍、四校尉、丑中军、张泰同上。)

丑中军  (白)     薛刚不见。

张泰   (白)     想是逃走已远。

             来呀,捉拿两辽王全家去者!

四青袍、
四校尉、

丑中军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薛猛、马氏、薛丁山、樊梨花同上。)

薛丁山  (念)     薛刚把祸闯,全家受灾殃。

(四青袍、四校尉、丑中军、张泰同上。)

张泰   (白)     校尉的!将薛丁山满门拿下!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青袍、四校尉、丑中军、张泰同进门锁拿薛猛、马氏、薛丁山、樊梨花。梨山老母暗上,上高台。)

梨山老母 (白)     徒儿灾满,随我回山去吧。

(梨山老母执拂尘指樊梨花。樊梨花脱绑随梨山老母同下。)

校尉甲  (白)     樊梨花逃走。

张泰   (白)     这妖妇又来弄鬼。

             来呀!将一干人犯打入天牢,回朝交旨。

四青袍、

四校尉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九场】

(院子托祭礼上,丑丫鬟、纪夫人、纪鸾英、车夫、纪德、纪刚同上。)

纪德   (唱)     人来带路坟院进,

             一家大小祭坟灵。

(〖水底鱼〗。薛刚上,闯祭。)

纪刚   (白)     呔!你这人慌慌张张闯坏俺的祭礼是何缘故?

薛刚   (白)     咱老子有心事在怀,一时行走慌忙,闯坏你的祭礼有何要紧?

纪刚   (白)     这黑贼口出不逊,招打!

(纪刚打薛刚,被薛刚打倒。)

纪德   (白)     那一大汉,贵姓大名,一一赐教。

薛刚   (白)     大丈夫行不更名。实与你讲:俺乃两辽王三子薛刚是也。

纪德   (白)     你待怎讲?

薛刚   (白)     薛刚是也。

纪德   (白)     随我来。

(院子、丑丫鬟、纪夫人、纪鸾英、车夫、纪德、纪刚、薛刚同走圆场。丑丫鬟、纪夫人、纪鸾英、车夫同下。)

纪德   (白)     贤侄,你好大的胆!

薛刚   (白)     老丈,你是何人?为何这样相称?

纪德   (白)     老汉纪德,乃房州黑龙村人氏。昔年与令尊大人曾会数面,结为好友。闻得传言,正月十五日圣天子大放花灯,被薛刚闯坏灯棚,踢死太子,打碎神像。如今敕旨严拿正凶,你为何敢通自己的名姓?

薛刚   (白)     大丈夫敢作敢当,岂肯更名换姓!

纪德   (白)     真乃英雄也!你今路过此地,意欲何往?

薛刚   (白)     大丈夫四海为家。

纪德   (白)     既然如此,何不暂住此地?且俟风声稍息之后,再去不迟。

薛刚   (白)     咱老子行走正乏。多歇几日,正合我意。

纪德   (白)     老汉告便。

薛刚   (白)     请便。

(纪德背躬。)

纪德   (白)     哎呀且住!看薛刚豪杰气概,英勇非常。虽然性情鲁莽,将来必成大事。我不免将女儿许配与他,招赘为婿。

(纪德对薛刚。)

纪德   (白)     啊贤侄,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薛刚   (白)     你要讲便讲,不愿讲咱也不问。

纪德   (白)     好一个烈性的汉子!实不相瞒,老汉膝下,所生一儿一女。儿名纪刚,女名鸾英。我意欲将鸾英许配与你,在此招赘。贤侄料无推辞的了?

薛刚   (白)     伯父,你讲了半日,咱是一个字也不懂。

纪刚   (白)     那小子,我告诉你说吧:我爸爸要把我姐姐给你做媳妇,问问你要不要?

薛刚   (白)     噢,要像你这么说,我不是早就明白了嘛!

纪刚   (白)     那么你愿意不愿意呀?

薛刚   (白)     你姐姐给我做媳妇,那么你是我的什么哪?

纪刚   (白)     我就是你的小舅子啦。

薛刚   (白)     冲你这个小舅子,我要啦。

纪刚   (白)     怎么着,冲着我你要啦?

薛刚   (白)     你瞧,姐夫也黑,小舅子也黑。咱们是一个窑里头烧出来的。

纪德   (白)     贤侄既然应允。

             家院!

院子   (白)     在。

纪德   (白)     唤傧相入府。

院子   (白)     遵命。

(院子下。)

纪德   (白)     纪刚,快去后堂,告诉你那母亲。今日良辰,正好拜堂成礼。

纪刚   (白)     遵命。

             那小子,你还不快给我爸爸磕头?

薛刚   (白)     给你爸爸磕头干什么呀?

纪刚   (白)     傻小子,哪儿有不谢老丈人的!

(纪刚下。)

薛刚   (白)     是呀!婚姻大事,焉有不拜丈人之礼?

             老丈人,我这给您磕一个。

(薛刚拜。院子引傧相同上。)

院子   (白)     傧相唤到。

纪德   (白)     赞礼上来。

院子   (白)     赞礼上来。

(纪刚搀纪夫人同暗上。薛刚换衣。)

傧相   (白)     伏以:

     (念)     黑虎配白凤,不愣假充愣。明年生小虎,一定是英雄。

     (白)     动乐!搀新人!

(〖吹打〗。丑丫鬟搀纪鸾英同上,薛刚、纪鸾英交拜。)

傧相   (白)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吹打〗。众人同下。)

【第十场】

(〖小吹打〗。丑丫鬟搀纪鸾英同上,纪刚搀薛刚同上。纪刚下。)

丑丫鬟  (白)     哎哟,全都愣着哪。

             我说,你倒是说话呀!

薛刚   (白)     我说什么话呀?

丑丫鬟  (白)     你得谢谢我们小姐。

薛刚   (白)     方才谢过老丈人了,为何又谢你家小姐?

丑丫鬟  (白)     谁叫你娶媳妇哪?凭那么一说,挺大的一个姑娘就给你啦?这也就是我们小姐罢咧。这要是我呀,我得叫你给我磕头。

纪鸾英  (白)     丫头休得无礼。

             啊官人,你今入赘我府,有何武艺?

丑丫鬟  (白)     你听见没有?我们小姐可问上啦:你今入赘我府,有何武艺?

薛刚   (白)     若问俺的武艺么?你且听了:

     (念)     拳棒刀枪件件精,铁骨钢筋早练成。绰号人称通城虎,上元节令闹花灯。

纪鸾英  (白)     住了!

     (念)     大闹花灯惹祸精,自言自语逞才能。万般都是血气勇,若论武艺你不成。

丑丫鬟  (白)     我们姑娘说:你不成。

薛刚   (白)     怎么着,我不成?

丑丫鬟  (白)     唉,你不成。

薛刚   (白)     敢与某家比试?

纪鸾英  (白)     奴家奉陪。

薛刚   (白)     招打!

(薛刚举拳欲打。)

丑丫鬟  (白)     脱了衣裳好不好?

薛刚   (白)     那敢情好。

(薛刚脱衣。)

薛刚   (白)     如此请!

纪鸾英  (白)     请!

(薛刚、纪鸾英同开打,薛刚倒。薛刚、纪鸾英同再打,薛刚又倒。)

丑丫鬟  (白)     怎么着,你是不成不是?哎呀,我们小姐生气啦,你还不赔个不是去哪。

薛刚   (白)     怎么讲?还要某家赔礼吗?

丑丫鬟  (白)     你瞧,谁叫你输了哪!

薛刚   (白)     呀!

     (唱)     俺薛刚做事太莽撞,

             悔不该看花灯又把人伤。

             当今太子踢成了血肉酱,

             长安城内倒海又翻江。

             御花园,打神像,

             把张泰老儿痛打一场。

             某家逃出天罗网,

             纪家坟内遇纪刚。

             我二人争斗一处不相让,

             糊里糊涂今日做新郎。

             洞房之内来较量,

             小姐的武艺比我强。

             只得把礼急忙来赔上,

             望小姐你恕我大罪一行。

(薛刚欲跪。)

纪鸾英  (白)     官人请起!

(纪鸾英搀。)

纪鸾英  (唱)     劝官人从今后当把气养,

             休逞那假威风自惹祸殃。

             这是我警诫你杀威之棒,

             换笑容入罗帏同做鸳鸯。

(纪鸾英、薛刚同下。)

丑丫鬟  (白)     哟呵,人家事完啦,我倒成了孤家寡人啦。

(丑丫鬟下。)

【第十一场】

(四校尉、岳龙同上。)

岳龙   (念)     奉旨如星火,平地起风波。

     (白)     俺,岳龙。奉了圣上旨意,纪家庄捉拿薛刚。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岳龙   (白)     纪家庄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岳龙、四校尉同趟马,同下。)

【第十二场】

(纪德、纪夫人同上。)

纪德   (念)     乘龙佳婿天外降,

纪夫人  (念)     了却暮年事一桩。

纪鸾英  (内白)    丫头带路。

丑丫鬟  (内白)    是。

(丑丫鬟、纪鸾英、薛刚同上。)

纪鸾英  (唱)     燕尔新婚多欢畅,

薛刚   (唱)     思念双亲泪两行。

纪鸾英  (唱)     夫妻同把二堂上,

薛刚   (唱)     活活闷坏咱薛刚。

纪鸾英  (白)     爹娘在上,女儿有礼。

薛刚   (白)     嘿!

纪德、

纪夫人  (同白)    看他这般模样,莫非你二人有什么争吵不成?

纪鸾英  (白)     不曾争吵。

纪德   (白)     既然不曾争吵,他为何怒气冲天?

薛刚   (白)     哎呀老丈人哪!想俺大闹花灯,踢死太子,怒打张泰,又在御花园中打坏神像。万岁闻知,必然拿获咱的全家。咱那一双爹娘岂不要吃苦?咱薛刚不该逃出京来,把那滔天大祸推在爹娘的身上。今日思来,悔之已晚。咱要独身进京,探听爹娘的消息。话已说明,咱便去也!

纪刚   (内白)    走啊!

(纪刚上。)

纪刚   (白)     启禀爹娘:大事不好了!

纪德、

纪夫人  (同白)    何事惊慌?

纪刚   (白)     俺姐丈在此招亲,事被京中所闻。那奸贼张泰启奏一本,万岁降旨捉拿。官人已向我庄来了。

薛刚   (白)     那张泰贼子屡屡与俺作对。待俺入京,打死这个囚攮的!

纪德   (白)     哎呀贤婿呀!你若入京,凶多吉少。倘有不测,谁与你薛家报仇雪恨?有道是:一死何足惜,泰山与鸿毛。依老汉之见,你快些逃命去吧!

薛刚   (白)     咱薛刚逃命脱身,悔之已晚。今日若再逃去,岂不被天下人耻笑于我?

纪鸾英  (白)     哎呀官人哪!你今入京,不过一死。留得此身,日后与你薛家报仇雪恨。公婆纵然身丧九泉,也得瞑目甘心!

薛刚   (白)     这个……

纪刚   (白)     姐丈,那京中校尉离庄不远。快些逃命去吧!

薛刚   (白)     如此说来,咱走得的?

纪刚   (白)     走得的。

薛刚   (白)     逃得的?

纪鸾英  (白)     逃得的。

薛刚   (白)     走啊!

(纪德、纪夫人、薛刚、纪鸾英、丑丫鬟同下。四校尉、岳龙同上。)

岳龙   (白)     打了进去!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岳龙同进门,遇纪刚)

岳龙   (白)     你是何人?

纪刚   (白)     你老子纪刚。

岳龙   (白)     拿下了!

纪刚   (白)     你等为何将我锁了?

岳龙   (白)     我等奉旨前来捉拿薛刚。看你面如黑铁,彪大身躯,必然是薛刚的了。

纪刚   (白)     俺乃纪刚,怎说薛刚?

岳龙   (白)     你这黑贼,还敢巧辩。

             来呀!搜查一番,解京交差去者!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锁纪刚。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徐夫人上。)

徐夫人  (念)     夫受皇家禄,妻沾雨露恩。

徐策   (内白)    打道!

四青袍  (内同白)   啊!

(四青袍同上,同站一字。徐策上,下轿,四青袍同暗下。徐夫人作迎。)

徐夫人  (白)     啊相爷!

(徐夫人、徐策同进门。)

徐策   (白)     可恼啊可恼!

徐夫人  (白)     啊相爷,今日下得朝来,为何这样烦恼?

徐策   (白)     夫人有所不知。今日早朝,老夫见那张泰将薛猛夫妻不问青红皁白绑至法场,看看就要斩首。可怜那三月婴孩,也要受那一刀之苦。满朝文武,并无一人上殿保奏。岂不令人可恼?

徐夫人  (白)     啊相爷,薛、徐两家世代交厚,就该设法搭救忠良才是呀!

徐策   (白)     据我看来,金斗孩儿面带七煞,恐难抚养。莫若将他藏在食盒之内,送至法场,暗将薛门后代替换下来。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徐夫人  (白)     怎么,要用我的儿子替他一死么?

徐策   (白)     正是。

徐夫人  (白)     那是万万不能!

徐策   (白)     唉,夫人哪!

     (二黄快三眼板)恨薛刚小奴才不如禽兽,

             吃醉酒全不顾满脸含羞。

             闯下了塌天祸自己逃走,

             连累了他爹娘不能到头。

             把一个两辽王午门斩首,

             樊夫人虽逃走也恐怕难把命留。

             眼见得忠良臣乏嗣无后,

             到如今寸草不留、天地含愁,我怎能看水流舟?

     (哭头)    夫人哪!

徐夫人  (白)     相爷呀!

     (二黄原板)  老相爷说此话情理乖谬,

             我怎能叫亲生命付东流?

             薛、张两家结仇扣,

             相爷何必强出头?

             怕的是画虎不成反类狗,

             那时节船到江心,风狂浪大,怎把舵收?

徐策   (白)     噢!

     (二黄摇板)  老夫人平日里待人宽厚,

             到如今为薛家全然不周。

             无奈何我只得双膝跪落!

(徐策跪。)

徐夫人  (白)     哎呀!

(徐夫人跪。)

徐夫人  (二黄摇板)  老相爷跪尘埃使我含羞。

     (白)     相爷请起。妾身舍了娇儿就是。

徐策   (白)     多谢夫人!

(徐策、徐夫人同起。家院暗上。)

徐策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徐策   (白)     将你家少爷放在食盒之内,抬到法场,看老夫眼色行事。记下了!

家院   (白)     遵命。

徐策   (白)     正是:

     (念)     可叹薛家世代贤,

徐夫人  (念)     只为薛刚受牵连。

徐策   (念)     苍天若睁三分眼,

徐夫人  (白)     相爷!

     (念)     仇报仇来冤报冤!

徐策   (白)     好一个“仇报仇来冤报冤”。夫人请!

徐夫人  (白)     相爷请!

(徐策、徐夫人、家院同下。)

【第十四场】

(四校尉引张泰同上。)

张泰   (念)     树大遮天盖地,根深哪怕狂风。任他皇亲国戚,定要斩草除根!

     (白)     老夫,张泰。奉了圣上旨意,监斩薛猛夫妻。

             来!

四校尉  (同白)    有!

张泰   (白)     将薛猛夫妻绑上来!

四校尉  (同白)    将薛猛夫妻绑上来!

四刀斧手 (内同白)   啊!

(四刀斧手绑薛猛、马氏同上。)

马氏   (白)     老爷呀!你反也不反,走也不走。可怜我这三月孩儿,也要受这一刀之苦啊!

(马氏哭。)

马氏   (二黄摇板)  叫你反来你不反,

             叫你行来你不行。

             你我一死不要紧,

             三月孩儿受苦刑。

     (白)     喂呀!

(马氏哭。)

薛猛   (白)     夫人哪!

     (二黄摇板)  夫人休把我怨恨,

             生死有命不由人。

             进得法场把张泰骂,

             苦害薛家为何情?

             恨不得一足要你的命!

(薛猛欲踢张泰。四校尉、四刀斧手同喝。)
四校尉、

四刀斧手 (同白)    咳!

薛猛   (二黄摇板)  阴曹地府勾尔的魂。

张泰   (白)     绑在法场!

四校尉、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薛猛坐在大边,马氏坐在小边。家院上。)

家院   (念)     奉了相爷命,来到法场门。

     (白)     门上哪位在?

刀斧手甲 (白)     做什么的?

家院   (白)     徐相爷、徐夫人前来讨祭。

刀斧手甲 (白)     候着。

(刀斧手甲对张泰。)

刀斧手甲 (白)     启老爷:徐相爷前来讨祭。

张泰   (白)     啊!这老儿又来多事。

刀斧手甲 (白)     徐夫人也来了。

张泰   (白)     哼!容他们一祭。时辰一到,速报我知。

刀斧手甲 (白)     遵命。

(张泰暗下,四校尉同随下。)

刀斧手甲 (白)     容你们一祭。

家院   (白)     有劳了。

(四刀斧手同暗下。)

家院   (白)     有请相爷、夫人!

(二青袍抬食盒同上。徐策、徐夫人同上。)

徐策   (二黄摇板)  夫妻含泪到法场。

徐夫人  (二黄摇板)  法场捆绑是忠良。

徐策   (叫头)    薛猛!

徐夫人  (叫头)    马氏!

徐策、

徐夫人  (同叫头)   哎,忠良啊!

徐策   (二黄摇板)  你夫妻好比宝雕弓,

徐夫人  (二黄摇板)  千军万马逞其能。

徐策   (二黄摇板)  张弓——

徐夫人  (二黄摇板)  未射——

徐策、

徐夫人  (同二黄摇板) 弓弦断,

徐夫人  (二黄摇板)  汗马功劳一旦倾!

(徐夫人换婴孩。徐策张望。)

徐策   (白)     啊夫人,法场以上,耳目甚众。你回去吧。

徐夫人  (白)     相爷,你要保重了!

徐策   (白)     快些回去吧。

徐夫人  (三叫头)   薛猛!马氏!我那金——

(徐策示意。)

徐夫人  (白)     今生今世难得见的儿呀!

(徐夫人哭泣,下。二青袍抬食盒同下,家院随下。)

徐策   (念)     法场鼓声哗,西方日已斜。黄泉无旅店,

     (叫头)    薛猛!马氏!哎!

     (念)     魂魄宿谁家?

     (反二黄快三眼板)见夫人哭出了法场以外,

             可怜她生子苦十月怀胎!

             在法场我埋怨薛猛元帅,

             为大将却为何少智无才?

     (反二黄原板) 你不该叫薛刚独自出外,

             你不该叫薛刚任意胡来。

             吃醉酒闹花灯把圣驾吓坏,

             踢死那皇太子倒在尘埃。

             张泰贼奏一本将你全家来害,

             这才是平地风波降下祸灾。

             可叹你忠良臣为官数代、忠良数代,

     (哭头)    将军哪!

     (反二黄原板) 到如今只落得死无葬埋。

             只问得薛元帅愁眉不解,

             转面来再埋怨马氏裙钗。

             自幼儿使双刀令人可爱,

             万马营中称将才。

             遇此事你就该反出京外,

             为什么甘受捆绑来把刀捱?

             可见得你薛家忠心不改,

             最可叹三月儿也把刀开!

             老夫我舍亲生换下了你薛门后代,薛门后代,

     (哭头)    我的儿呀!

     (反二黄摇板) 尔虽死黄泉下也要明白。

(薛猛、马氏同离座,同跪。)

徐策   (反二黄摇板) 这一旁搀扶起薛猛元帅,

(徐策搀薛猛起。)

徐策   (反二黄摇板) 马夫人我不便搀你自己起来。

(马氏起。)

徐策   (反二黄摇板) 悲切切哭出了法场以外,

(徐策出法场。四校尉、四刀斧手、张泰同暗上。)

徐策   (反二黄摇板) 但等着大炮响收尔的尸骸!

     (三叫头)   薛猛!马氏!我那金——

(徐策惊看。)

徐策   (白)     今生今世难得见的儿呀!

(徐策哭,下。)

张泰   (白)     时辰可到?

四刀斧手 (同白)    时辰未到。

张泰   (白)     管他时辰到与不到。拿去开刀。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薛猛、

马氏   (同白)    张泰呀,好奸贼!

四刀斧手 (同白)    走!

(四刀斧手押薛猛、马氏同下。〖三鼓斩毕〗。四刀斧手同上。)

四刀斧手 (同白)    斩首已毕,还有一个婴孩。

张泰   (白)     抱了上来。

刀斧手甲 (白)     啊!

(刀斧手甲递婴孩。张泰接婴孩看。)

张泰   (白)     唔呼呀!我看此子生得倒也伶俐,不免带回府去,收他做一螟蛉义子。

(张泰想。)

张泰   (白)     呃呀!

     (念)     斩草不除根,萌芽必复生。斩草除了根,萌芽永不生。

     (白)     来呀!

四刀斧手 (同白)    有!

张泰   (白)     将这婴孩腰铡三截。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神仙暗上,换去金斗,暗下。)

四刀斧手 (同白)    腰铡已毕。

张泰   (白)     起过。

四刀斧手 (同白)    啊!

张泰   (白)     待老夫上殿交旨。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四喽兵、四英雄、大头目、薛强、薛霸同上。)
薛强、

薛霸   (同点绛唇)  世代忠良,灾星天降,逃罗网,远走他乡,寒山精锐养。

薛强   (念)     倒马关前改行装,只因避祸走他乡。

薛霸   (念)     可恨三哥把祸闯,一家骨肉丧云阳。

薛强、

薛霸   (同白)    俺——

薛强   (白)     薛强。

薛霸   (白)     薛霸。

薛强   (白)     我父丁山,生我弟兄四人。只因三弟薛刚大闹花灯,闯下大祸。奸贼张泰,启奏一本,将我满门尽行杀绝。那时俺在倒马关身为总兵。闻得此讯,带领人马,俺就反,反出倒马关。只望杀入长安与爹娘报仇。不想行至中途,偶遇四弟薛霸。他向太行山进香而归,因此逃得性命。中途相遇,他劝我养精蓄锐,他年报仇不迟。因此占据寒山,每日招军养马,排兵布阵。今乃三六九日操演之期。

             大头目!

大头目  (白)     有。

薛强   (白)     传下令去:合山人马,山外操演去者!

大头目  (白)     下面听者!寨主有令:合山人马,山外操演去者!

四喽兵、

四英雄  (同白)    啊!

(〖牌子〗。骨牌对,四喽兵、四英雄、大头目、薛强、薛霸同走圆场。薛德水自下场门上。)

薛德水  (白)     求见寨主。

喽兵甲  (白)     有人求见。

薛强、

薛霸   (同白)    人马列开,唤他进前答话。

喽兵甲  (白)     啊!

             寨主唤你。你要小心了!

薛德水  (白)     是。

             叩见二位寨主。

薛强、

薛霸   (同白)    你是何人?为何求见于我?

薛德水  (白)     小人薛德水。只因三爵主大闹花灯,逃出城来,与小人中途失散。闻得人言,二爵主与四爵主在此招聚。特来相投。

薛强、

薛霸   (同白)    原来如此。抬起头来。

薛德水  (白)     是。

(薛强、薛霸同看。)
薛强、

薛霸   (同白)    我且问你:那奸贼张泰,你可认识于他?

薛德水  (白)     小人认识。

薛强、

薛霸   (同白)    他日报仇之时,要你做个向导。

薛德水  (白)     小人当得效劳。

薛强、

薛霸   (同白)    随在马后。

薛德水  (白)     是。

薛强、

薛霸   (同白)    喽啰的,山口去者。

四喽兵、
四英雄、

大头目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纪鸾英  (内西皮导板) 黑龙村逃出了天罗地网,

(纪德、纪夫人、纪鸾英、丑丫鬟同上,同跑圆场、编辫子。)

纪鸾英  (西皮流水板) 顾不得崎岖山路行走慌忙。

             一家人难聚首东飘西荡,

             这才是罡风到吹散鸳鸯。

             可怜我怀珠胎分娩欲降,

             不由人一阵阵痛苦难当。

             耳边厢又听得山风响亮!

(〖扫头〗。虎形上,冲。纪德、纪夫人同下,纪鸾英昏倒。)

丑丫鬟  (白)     姑奶奶醒来!

纪鸾英  (唱)     一霎时腹内痛神魂俱丧,

     (白)     喂哟!喂哟!

     (唱)     想必是小冤家落生在山岗。

             葵下生起名儿薛葵字样,

(〖扫头〗。)

纪鸾英  (白)     喂哟!喂哟!

(纪鸾英生子。〖娃娃哭声〗。丑丫鬟抱。)

丑丫鬟  (白)     姑奶奶大喜啦。他还是个小子哪!

(〖内喊声〗。)

丑丫鬟  (白)     那旁人马来啦,躲避一时再走吧。

(丑丫鬟搀扶纪鸾英。四喽兵、四英雄、大头目、薛德水、薛强、薛霸同上。)

大头目  (白)     启禀寨主:那旁有一妇人,生产婴孩。血光冲撞,于军不利。

薛霸   (白)     拿去砍了。

薛强   (白)     且慢!婴儿落产,哪里由得母亲?看此妇人,行装不凡。

             薛德水。

薛德水  (白)     有。

薛强   (白)     过去问她名姓,因何至此?

薛德水  (白)     是啦。那一妇人,我们寨主问你姓甚名谁,哪里人氏,因何至此哪?

纪鸾英  (白)     寨主容禀。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泪难忍,

             逃难离了黑龙村。

             我父纪德今归隐,

             我名叫做纪鸾英。

             配夫薛刚多烈性,

             当年闯祸闹花灯。

             入赘我家暂隐遁,

             不想事漏走风声。

             圣旨火急来拿问,

             幸得消息早逃身。

             一家骨肉东西奔,

             又遇猛虎下山林。

             爹娘失散无踪影,

             喜得娇儿葵下生。

             望求大王施恻隐,

             与我薛家留此根。

薛强   (白)     原来是三弟妹到了。你我下马迎接。

薛霸   (白)     下马迎接。

薛强   (白)     三弟妹!

薛霸   (白)     三嫂嫂!

(纪鸾英惊异。)
薛强、

薛霸   (同白)    休得害怕。(薛强)(薛霸)在此。

纪鸾英  (白)     怎么讲?你们就是二伯、四叔么?

薛强、

薛霸   (同白)    正是。

纪鸾英  (白)     好啊!

     (唱)     听一言来喜在心,

             这才是死路又逢生。

             我母子何方来寄顿,

             二伯四叔仔细云。

薛强   (白)     弟妹休得忧虑。俺与四弟占据寒山,养马屯兵,准备复仇。弟妹同回山寨,抚养侄男。待俺命人四出寻访三弟,定有团圆之日。

             大头目!

大头目  (白)     在。

薛强   (白)     命你护送三夫人回山安歇。分拨使女丫鬟,好生服侍。不得有误!

大头目  (白)     遵命。

薛强   (白)     三弟妹,请回寨内安歇。

丑丫鬟  (白)     得!这回我们可有了准窝啦。

(大头目、纪鸾英、丑丫鬟同下。)

薛强   (白)     四弟,久闻黑龙村纪家英名,三弟妹必有武艺。俺意欲将大寨主让与三弟妹,你意如何?

薛霸   (白)     正合我意。

薛强   (白)     喽啰的,回山去者。

四喽兵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薛蛟上。)

薛蛟   (引子)    幼习兵机,论英雄,胸藏韬略。

     (念)     身为宰相后,常怀社稷忧。习就文共武,何日才出头。

     (白)     俺,徐忠。爹爹徐策,唐室为臣。官拜当朝首相。今早爹爹上朝,至今未归。是我在书房之中,闷闷不乐,不免将书童唤出,想个什么玩耍。

             啊,书童哪里?

书童   (内白)    啊哈!

(书童上。)

书童   (念)     忽听唤书童,两腿走如风。人人都怕我,我怕大相公。

(书童进门。)

书童   (白)     相公在上,书童丢揖。

(书童行礼。)

薛蛟   (白)     什么叫做“丢揖”呀?

书童   (白)     您不知道。我要是给别人作揖,人家必定要还我一个揖。这是两够本儿。我给您作揖,可就不然啦!

薛蛟   (白)     怎么?

书童   (白)     好有一比!

薛蛟   (白)     比做何来?

书童   (白)     长蛇吃扁担—

薛蛟   (白)     此话怎讲?

书童   (白)     您就直受儿啦。这不是丢揖吗?

薛蛟   (白)     呃!还是作揖。

书童   (白)     作揖就作揖吧。您把我叫来,有何吩咐?

薛蛟   (白)     相爷上朝未归,我在书房闷闷不乐。将你唤来,想个什么玩耍?

书童   (白)     放屁崩坑儿。

薛蛟   (白)     不好。

书童   (白)     溺尿和泥儿。

薛蛟   (白)     越发地胡说起来了。

书童   (白)     干脆,咱们到府门外散逛散逛去,您看怎么样?

薛蛟   (白)     这倒使得。带路。

书童   (白)     喳!

薛蛟   (二黄三眼板) 老爹爹在朝中官高一品,

             为国家哪顾得昼夜辛勤。

             叫书童你与我前把路引,

(书童、薛蛟同出门。)

薛蛟   (二黄散板)  见一对玉狮子摆在府门。

     (白)     啊书童!

书童   (白)     有!

薛蛟   (白)     府门外这对玉石狮子,从何而来?

书童   (白)     小孩儿没娘,提起话儿长。

薛蛟   (白)     慢慢讲来。

书童   (白)     这是外国进贡,献给万岁爷的。万岁爷因为咱们相爷功劳大,又把这对狮子赐给怹啦。

薛蛟   (白)     原来如此。

(薛蛟想。)

薛蛟   (白)     但不知重有多少?

书童   (白)     这个五百斤,那个五百斤零四两。

薛蛟   (白)     却是为何?

书童   (白)     您看!

(书童指。)

书童   (白)     这个不是还有个小狮子吗?

薛蛟   (白)     取笑了。啊书童,我看这对狮子,倒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书童   (白)     哪辈古人?

薛蛟   (白)     昔日伍子胥在临潼会上,力举千斤鼎,压倒各国。我们何不学他一学?

书童   (白)     那么,谁当考试官,谁当举子哪?

薛蛟   (白)     自然我是试官,你是举子。

书童   (白)     就那么办。您就传令吧!

薛蛟   (白)     下面听者!

书童   (白)     啊!

薛蛟   (白)     府门以外,有玉石狮子一对,重有千斤。若有人将它举起,高官得做,骏马任骑。

书童   (白)     俺来也!

(书童推狮不动,倒。)

书童   (白)     回相公的话:它拿我不动。

薛蛟   (白)     敢是你举它不动?

书童   (白)     可不是嘛!

薛蛟   (白)     无用的奴才!你做试官,我做举子。

书童   (白)     对,咱们换换。

             嘚,下面听者:府门外有玉石狮子一对,重有千斤。若有人将它举起,高官得做,骏马任骑。

薛蛟   (白)     俺来也!

     (二黄摇板)  昔日有个伍子胥,

             临潼会上逞雄威。

             用手举起千斤鼎,

             各国不敢动兵机。

             挥动两膀千斤力,

(薛蛟脱衣、举狮。)

薛蛟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内锣声〗、〖喝道声〗。)

书童   (白)     了不得啦,相爷回来啦!

(薛蛟慌,把两狮并放一处,跑下。书童追下。四青袍、家院引徐策同上。)

徐策   (二黄原板)  朝罢圣驾回府门,

(徐策下轿。四青袍同下。徐策见狮子。)

徐策   (白)     啊!

     (二黄原板)  见狮子并一处所为何情?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徐策   (白)     今日何人值日?

家院   (白)     书童值日。

徐策   (白)     唤书童。

家院   (白)     是。

             书童哪里?

书童   (内白)    来啦来啦!

(书童上。)

书童   (念)     忽听相爷呼唤,必是狮子犯案。

     (白)     参见相爷!

(书童行礼。)

徐策   (白)     书童。

书童   (白)     有。

徐策   (白)     今日可是你值日?

书童   (白)     是我值日。

徐策   (白)     我来问你:府门外的玉石狮子,是何人并在一处的?

书童   (白)     哪儿呀,它是这么回事,今天清早儿我在府门外扫地,就这么东一笤帚,西一笤帚,就把它们俩给扫在一块儿啦。

徐策   (白)     噢!是你把它们并在一处的?

书童   (白)     可不是嘛!

徐策   (白)     好!当着老夫把它们分在两边。

书童   (白)     喳!

(书童推狮,俯首就狮作听。)

书童   (白)     回相爷的话:狮子它说了话啦!

徐策   (白)     讲些什么?

书童   (白)     它说:

     (念)     狮子分雌雄,摆列在西东。今日到一处,分开万不能。

徐策   (白)     呸!掌嘴!

书童   (白)     别介别介,我说。

徐策   (白)     快些讲来。

书童   (白)     是我们大相公并在一块儿的。

徐策   (白)     怎么,是你家大相公在一处的么?

书童   (白)     是呀。

徐策   (白)     唤他前来。

书童   (白)     是。

             有请大相公。

(薛蛟上。)

薛蛟   (念)     适才府外去闲游,爹爹回来无兴头!

书童   (念)     有兴头,无兴头,相爷问起那根由。

薛蛟   (白)     什么根由?

书童   (白)     狮子犯了案啦!

薛蛟   (白)     你说我不在书房。

书童   (白)     唉!

(书童进。)

书童   (白)     回相爷的话:大相公说啦,他不在书房。

徐策   (白)     不像话。唤他前来!

书童   (白)     本来不像话嘛!

(书童出。)

书童   (白)     相公,相爷叫您哪。去吧。

薛蛟   (白)     这便如何是好?

书童   (白)     不要紧的,您看我的眼色行事。走走,进去。

(薛蛟、书童同进。)

薛蛟   (白)     爹爹在上,孩儿拜揖。

(薛蛟行礼。)

徐策   (白)     罢了。一旁坐下!

薛蛟   (白)     谢坐!

(薛蛟坐。)

薛蛟   (白)     爹爹将孩儿唤出,有何训教?

徐策   (白)     府门外的玉石狮子,是何人并在一处的?

薛蛟   (白)     这个……

(薛蛟看书童,书童歪嘴暗示。)

徐策   (白)     啊!这做什么?

书童   (白)     我这是抽歪嘴儿风哪。

徐策   (白)     掌嘴!

书童   (白)     好啦!

徐策   (白)     儿呀,慢慢讲来!

薛蛟   (白)     是。今日爹爹上朝未归,孩儿在书房闷闷不乐,将书童——

(书童咳嗽。)

书童   (白)     嗯哼!

(薛蛟看书童,书童摇手示意。)

徐策   (白)     你又做什么?

书童   (白)     我这儿抽鸡爪儿风哪。

徐策   (白)     打手!

书童   (白)     别打。好啦!

徐策   (白)     滚了下去!

书童   (白)     是。

(书童出。)

书童   (白)     得,我也管不了啦!

(书童下。)

徐策   (白)     儿呀,你慢慢讲来!

薛蛟   (白)     将书童唤来,去到府门以外,凉爽凉爽。看见玉石狮子,儿就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徐策   (白)     哪辈古人?

薛蛟   (白)     孩儿想起临潼斗宝的伍子胥,因此将双狮举起。不想爹爹下朝。孩儿一时慌乱,分之不及,故而并在一处。爹爹恕罪!

(薛蛟离座。)

徐策   (白)     此话当真?

薛蛟   (白)     焉敢瞒哄爹爹!

徐策   (白)     为父不信!

薛蛟   (白)     孩儿还能将它分开。

徐策   (白)     好,当面试来。

薛蛟   (白)     遵命。

徐策   (白)     儿要小心了!

薛蛟   (二黄摇板)  二堂领了爹爹命,

             府外再把双狮分。

             二次举狮威风凛,

(薛蛟脱衣、举狮、分置左右。)

薛蛟   (二黄摇板)  临潼斗宝也不算能。

徐策   (笑)     哈哈哈……

     (二黄摇板)  他父是英雄儿好汉,

             强将手下无弱兵。

             张泰贼是尔的对头人,

             他薛家又出了报仇人。

             儿呀,自从你长大成人,还未曾祭过祖先。今日随为父去到祖先堂一祭。

薛蛟   (白)     孩儿遵命。

徐策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薛蛟   (白)     打扫祖先堂。

家院   (白)     遵命。

徐策   (白)     你附耳上来。

(徐策与家院耳语。家院会意,下。)

徐策   (白)     儿呀,随为父的来呀。哈哈哈……

薛蛟   (白)     来了!

(徐策、薛蛟同下。)

【第十八场】

(家院上,打扫。)

家院   (白)     有请相爷!

(徐策、薛蛟同上。)

徐策   (白)     儿要朝上拜!

薛蛟   (白)     遵命。

徐策   (白)     儿要多拜上几拜!

(薛蛟跪、拜。徐策、薛蛟同坐。家院献茶。家院暗下。)

薛蛟   (白)     啊爹爹!想我家世代文职,为何悬挂这武将影像?

徐策   (白)     儿呀,这不是我家的祖先。

薛蛟   (白)     是谁家的祖先,挂在我家的堂上!

徐策   (白)     我儿哪里知道。只因我朝有家忠良,被奸臣陷害,全家问斩,后辈无人。为父与他家交好甚厚,不忍他断绝香烟,故而将他家的影像,悬挂在此。

薛蛟   (白)     原来如此。

(薛蛟看。)

薛蛟   (白)     啊爹爹,这头一排有一员将官,头戴银盔,身穿白甲,胯下白龙马,手持方天画戟,威风凛凛,他是何人?

徐策   (白)     此人姓薛名礼,字表仁贵,乃山西绛州龙门县人氏。英雄盖世,武艺超群,保定唐王跨海征东,立下十大汗马功劳,到后来封为平辽王之位。

(薛蛟点头。)

薛蛟   (白)     这第二排有一男一女,身穿大红,他是何人?

徐策   (白)     此乃仁贵之子,名唤丁山。在樊江关收下樊氏夫人。夫妻二人保定唐王征西有功,到后来官封两辽王之位。

(薛蛟看。)

薛蛟   (白)     第三排一男一女,有尸无头,他是何人?

徐策   (白)     此人乃是丁山之长子,名唤薛猛。那旁乃是双刀马氏夫人。夫妻二人镇守阳河,同挂帅印,被奸臣所害,斩首法场,故而有尸无头。

薛蛟   (白)     有一黑汉,手持大棍。站在一旁发笑。他是何人?

徐策   (白)     黑汉在哪里?

薛蛟   (白)     在这里。

(徐策怒。)

徐策   (白)     黑汉哪,小奴才!你闯下塌天大祸,不去逃生,还敢在此发笑?

薛蛟   (白)     啊爹爹,提起黑汉,为何这样动气?

徐策   (白)     我儿哪里知道。那黑汉乃丁山之三子,名唤薛刚。只因他吃酒行凶,打伤人命,满门被害,俱是他一人所招。为父见他,怎的不恼,怎的不恨!

薛蛟   (白)     本来的可气!

(薛蛟看。)

薛蛟   (白)     啊爹爹,下面有一小小婴孩,他是何人?

徐策   (白)     他乃薛猛之子,名唤薛蛟。未满周岁,也同遭此难!

薛蛟   (白)     腰铡三截,其情可惨!

徐策   (白)     虽然腰铡三截,他还不曾死。

薛蛟   (白)     爹爹说起呆话来了!

徐策   (白)     怎见得是呆话呢?

薛蛟   (白)     腰铡三截,怎能不死?

徐策   (白)     只因我朝有家忠良,与薛家交好甚厚,用自己的孩儿,在法场之上,将此子替换下来,抱回家中抚养。故而此子他还在。

薛蛟   (白)     但不知此子有多大年纪了?

徐策   (白)     儿呀,你站起来!

(薛蛟站。)

徐策   (白)     与我儿般长般大。

(薛蛟坐。)

薛蛟   (白)     但不知他的武艺如何?

徐策   (白)     他的武艺么!

(徐策想。)

徐策   (白)     他能力举千斤。

薛蛟   (白)     既能力举千斤,为何不与他父母报仇?

徐策   (白)     自古道: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他纵有血海冤仇,怎能去报?

薛蛟   (白)     这有何难?待孩儿帮助于他。

徐策   (白)     呀呀呸!你自己的冤仇未报,还与人家报的什么仇?

薛蛟   (白)     爹爹!孩儿前堂有父,后堂有母,哪里来的冤仇?若有冤仇,孩儿即刻就报。

徐策   (白)     可惜儿不是我的亲——

薛蛟   (白)     亲什么?

徐策   (白)     为父下得朝来,多吃了几杯早酒,说话有些颠倒,不问也罢。我儿读书去吧。

薛蛟   (白)     爹爹快对孩儿说明。如若不然,儿就跪死在堂前。

(薛蛟离座跪。)

徐策   (白)     哎呀!

     (二黄导板)  未开言不由人珠泪滚滚,

     (三叫头)   徐忠!我儿!哎,儿呀!

(薛蛟起,归座。)

徐策   (二黄回龙)  待为父细说那已往之情,我的儿呀!

薛蛟   (白)     那头一排?

徐策   (二黄原板)  头一排儿曾祖薛仁贵,

             跨海征东立下功勋。

薛蛟   (白)     这第二排呢?

徐策   (二黄原板)  第二排儿祖父丁山元帅,

             樊江关收下了樊氏夫人。

薛蛟   (白)     这有尸无头是儿什么人?

徐策   (二黄原板)  有尸无头,是尔的亲父母,亲父母!

     (哭头)    我的儿呀!

(薛蛟离座、哭拜,归座。)

徐策   (二黄原板)  他夫妻双双问典刑!

薛蛟   (白)     那黑汉他是何人?

徐策   (二黄原板)  那黑汉是尔的三叔父,

             都只为吃醉酒、闹花灯、打伤人,连累了一家大小、三百馀口,一刀一个命丧残生。

薛蛟   (白)     那腰铡三截的孩童,是哪一个?

徐策   (二黄原板)  腰铡三截是我的亲生子,亲生子!

     (哭头)    我那金斗儿呀!

薛蛟   (白)     儿的仇人是哪一个?

徐策   (二黄摇板)  张泰贼是尔的对头人。

(薛蛟离座。家院暗上。)

薛蛟   (二黄摇板)  听罢言来才知情,

             张泰贼是儿的对头人。

             辞别爹爹出府门,

徐策   (白)     儿哪里去?

薛蛟   (二黄摇板)  杀死奸贼把冤申!

徐策   (白)     为父方才也曾言过:单丝不能成线,独木不能成林。我儿一人怎能报得冤仇?

薛蛟   (白)     难道罢了不成?

徐策   (白)     闻听人言:你三叔父现在寒山招兵聚将,集草屯粮。待为父修书一封,去到那里,搬来兵将,再报此仇,也还不迟。

薛蛟   (白)     如此——

     (念)     爹爹修书信!

徐策   (念)     我儿换衣巾。

(薛蛟下。)

徐策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徐策   (白)     溶墨!

(徐策离座。)

徐策   (二黄快三眼碰板)说明了十七载的冤仇恨,

             血海冤仇要报清。

             老徐策在祖先堂修书信,

             打发娇儿早早登程。

(家院研墨,徐策入座。)

徐策   (二黄原板)  上写徐策顿首拜,

             拜上寒山三将军:

             此子并非别家子,

             他是薛门后代根。

             见了老夫亲笔信,

             及早发兵把冤申。

             一封书信——

     (二黄散板)  忙写定,

(徐策封信。薛蛟上。)

徐策   (二黄散板)  我儿上马快登程。

(徐策递信。)

薛蛟   (二黄摇板)  用手接过一封信,

             去到寒山搬大兵。

             辞别爹爹跨金镫——

徐策   (白)     转来!

薛蛟   (二黄摇板)  爹爹有话快些云。

徐策   (白)     儿此番去到寒山,不定三年五载,才得回来。儿来看,为父年迈。倘若我二老下世,你到坟前,烧化几文纸钱,也不枉我二老抚养你一场啊!

(徐策哭。)

薛蛟   (白)     孩儿不去了。

徐策   (白)     为何不去?

薛蛟   (白)     等爹娘百年之后,孩儿再去不迟。

徐策   (白)     为父虽然年迈,倒还康健。我儿只管前去。

薛蛟   (白)     孩儿是不去的了。

徐策   (白)     儿当真不去?

薛蛟   (白)     当真不去。

徐策   (白)     果然不去?

薛蛟   (白)     果然不去。

徐策   (白)     如此,为父我就要打!

薛蛟   (白)     打死孩儿,也是不去的了!

(薛蛟哭、跪。)

徐策   (白)     哎呀,徐策呀徐策!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放着自己亲生之子不来抚养,抚养旁人家的孩儿。若是我那金斗孩儿在世,焉敢如此?

(薛蛟起。)

薛蛟   (白)     爹爹不必动怒,孩儿前去就是。

徐策   (白)     我儿愿去了?

薛蛟   (白)     孩儿愿去了。

徐策   (白)     这便才是。儿上马去吧!

薛蛟   (二黄摇板)  辞别爹爹跨金镫,

(薛蛟上马。)

薛蛟   (二黄摇板)  去到寒山搬大兵。

     (叫头)    爹爹!

徐策   (叫头)    徐忠!

薛蛟   (叫头)    我父!

徐策   (叫头)    我儿!

薛蛟、

徐策   (同叫头)   哎,(爹爹)(儿)呀!

薛蛟   (白)     罢!

(薛蛟下。)

徐策   (三叫头)   徐忠!我儿!啊啊啊……我的儿呀!

     (二黄摇板)  一见娇儿出府门,

             好似开弓放雕翎。

             迈步且把二堂进,

             见了夫人说分明。

     (白)     哎,儿呀!

(徐策下,家院随下。)

【第十九场】

薛葵   (内白)    走啊!

(薛葵上。)

薛葵   (唱)     寒山生来寒山养,

             葵下取名姓字香。

     (白)     俺,薛葵。我母纪鸾英。只因十六年前,我母避祸寒山,在葵花之下,生下我来,因此取名薛葵。不觉日月如梭,今已成人。适才奉了母亲之命,催取各山粮草。就此前往。

     (唱)     寒山号令谁敢抗,

             赏罚严明有典章。

             耳旁又听鸾铃响,

             远远一骑走慌忙。

薛蛟   (内白)    马来!

(薛蛟上。)

薛蛟   (唱)     朝中奉了爹爹命,

             去往寒山诉冤情。

             心急如箭催马进,

薛葵   (白)     娃娃!

薛蛟   (唱)     见一黑汉吼连声。

薛葵   (白)     呔!你这娃娃,青天白日,从老子的山下经过。快与俺留下买路银钱!

薛蛟   (白)     此山何名?

薛葵   (白)     此乃是寒山。

薛蛟   (白)     唔呼呀!原来已到寒山。那一黑汉,要俺留下买路银钱却也不难。通尔的名来。

薛葵   (白)     哪有姓名说与你知?你若无钱俺便要打!

薛蛟   (白)     怎么,你要打?

薛葵   (白)     要打!

薛蛟   (白)     在下奉陪。

(薛葵、薛蛟同起打,薛葵倒。)

薛葵   (白)     哇呀呀!

薛蛟   (白)     黑贼呀黑贼!小爷今日有事在身。如若不然,定不与你甘休。俺去也!

(薛蛟下。)

薛葵   (白)     哎呀,且住!看此人武艺高强。俺不免回山报与母亲知道便了。

     (唱)     小将武艺果然强,

             打得某家发了慌。

             我家若有这员将,

     (白)     张泰呀,贼子!

     (唱)     抽筋锉骨捣腹肠。

     (白)     好将啊,真他娘的好将啊!

(薛葵下。)

【第二十场】

(四喽啰、四英雄、二头目、薛强、薛霸、薛德水、丑丫鬟引纪鸾英同上。)

纪鸾英  (唱)     寒山寨列旌旗威风浩荡,

             指日里返长安杀入朝堂。

             捉住了张泰贼扫灭奸党,

             与薛门报冤仇吐气虹长。

(薛蛟上。)

薛蛟   (唱)     适才山下遇英雄,

             必是薛家一脉宗。

             问他不肯说名姓,

(薛蛟下马。)

薛蛟   (唱)     寒山寨外好威风。

     (白)     来此已是。

             门上哪位在?

喽啰甲  (白)     什么人?

薛蛟   (白)     长安城内下书人求见。

喽啰甲  (白)     你且少待。

(喽啰甲进门。)

喽啰甲  (白)     启禀元帅:长安城内下书人求见。

纪鸾英  (白)     书先进,人落后。

喽啰甲  (白)     是。

(喽啰甲出门。)

喽啰甲  (白)     下书人,我家元帅言道:书先进,人落后。

薛蛟   (白)     书信在此,有劳了。

(薛蛟递信,喽啰甲接,进门。)

喽啰甲  (白)     启元帅:书信呈上。

纪鸾英  (白)     待我看来。

(纪鸾英看信。〖急三枪〗。)

纪鸾英  (白)     啊二伯、四叔!

薛强、

薛霸   (同白)    元帅。

纪鸾英  (白)     原来侄男薛蛟,受徐大人换子之恩,未曾丧命。今已长大成人,特到此山搬兵来了。

薛强、

薛霸   (同白)    有这等事?来呀!

喽啰甲  (白)     在。

薛强、

薛霸   (同白)    速唤下书人进寨答话。

喽啰甲  (白)     遵命。

(喽啰甲出门。)

喽啰甲  (白)     下书人:我家元帅唤你。须要小心!

薛蛟   (白)     是。

(薛蛟入门。)

薛蛟   (白)     叩见元帅。

(薛强、薛霸同看薛蛟。)
薛强、

薛霸   (同白)    你是侄儿薛蛟?快快拜见你三婶母。

薛蛟   (白)     将军何人?

薛强   (白)     俺是你的二伯。

薛霸   (白)     俺是你的四叔,上面坐的是你三婶母。

薛蛟   (白)     如此,二伯、四叔、三婶母请上,受侄儿大礼参拜。

(〖牌子〗。薛蛟参拜。)

薛葵   (内白)    走啊!

(薛葵上,进门,见薛蛟惊。)

薛葵   (白)     你是何人?为何打到我家里来啦?

纪鸾英  (白)     我儿为何这样讲话?

薛葵   (白)     母亲有所不知。孩儿在山下偶遇此人,意欲劫取,不想被他打倒尘埃。因此不曾前去催粮。特地回山报与母亲知道。

(薛葵夸赞。)

薛葵   (白)     他真真是他娘的好的!

纪鸾英  (白)     这是你兄长薛蛟到了。还不上前见礼!

薛葵   (白)     哎哟呵!我说这么大的能耐哪!原来也是我们薛家的!

             兄长请上,受我一拜。

(薛葵拜。)

薛蛟   (白)     愚兄也有一拜。

(薛蛟还拜。)

纪鸾英  (白)     侄儿,你可知你爹爹信上的语意?

薛蛟   (白)     侄儿尽知。请婶母即速发兵,以报前仇。

纪鸾英  (白)     那个自然。旗牌过来!

旗牌   (白)     在。

纪鸾英  (白)     这里有书信一封,速向青龙会借兵。不得有误。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接书,下。)

纪鸾英  (白)     薛葵听令。

薛葵   (白)     在。

纪鸾英  (白)     命你二次催粮,不得有误。

薛葵   (白)     遵命。

(薛葵下。)

纪鸾英  (白)     众喽兵:后山操练人马去者!

四喽啰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薛刚   (内白)    走啊!

(薛刚上。)

薛刚   (唱)     十六年间如一梦,

             龙未得云虎未趁风。

             冤仇未报好悲痛,

             满腮胡须似墨浓。

     (白)     嘿!想俺薛刚,大闹花灯,惹下滔天大祸。不该一时糊涂,逃出长安,连累全家,同受惨刑。逃出黑龙村与妻离散。如今流落天涯,十数馀载。冤仇未报,真愧煞人也!

     (唱)     一腔热血终何用,

             老大须眉一场空。

             行来渐入山林径,

薛葵   (内白)    呔!留下买路钱财,放你过去。

薛刚   (白)     啊!

     (唱)     草泽之间有英雄。

     (白)     我会碰见吃生米的啦!

             呔!林中好汉听者:快快出来会俺一会!

薛葵   (内白)    咱来也!

(薛葵自下场门上,薛刚、薛葵双亮相。)

薛刚   (白)     哟!他怎么也这么黑呀?

薛葵   (白)     这个老小子,比我还黑哪!

薛刚   (白)     呔!那一娃娃,有何本领,也敢在此劫抢?

薛葵   (白)     休问俺的本领。你若胜得过某的铜锤,放你过去。

薛刚   (白)     好,招打!

(薛刚、薛葵同起打。薛葵败,下。)

薛刚   (白)     黑小子哪里走,你黑爷爷追来了!

(薛刚下。)

【第二十二场】

(〖急急风〗。四喽兵、四英雄、薛德水、薛强、薛霸、丑丫鬟、薛蛟、纪鸾英同上。)
薛强、
薛霸、
薛蛟、

纪鸾英  (同念)    借兵青龙会,威震九焰山。

薛葵   (内白)    走啊!

(薛葵上。)

薛葵   (白)     启禀母亲:有一黑汉,打到山寨来了。

纪鸾英  (白)     有这等事?待本帅亲自会他!

薛刚   (内白)    娃娃哪里走?

(薛刚追上,见纪鸾英惊。)

薛刚   (白)     你不是我妻纪鸾英么?

纪鸾英  (白)     你不是我夫薛刚吗?哎夫啊!

(纪鸾英哭。)

薛葵   (白)     呔!你这个老小子,怎么跟我妈哭起来啦?

纪鸾英  (白)     葵儿休得胡言。他是你爹爹到了。

薛葵   (白)     怎么着,咱老子的老子到啦?嘿,咱老子一锤打出一个老子来啦!

薛刚   (白)     夫人,他叫何名?

纪鸾英  (白)     他叫薛葵。

薛刚   (白)     好一个响亮的名字!这才是父也黑来子也黑,父子好似两块煤。

纪鸾英  (白)     老爷取笑了。

薛刚   (白)     夫人因何至此?

纪鸾英  (白)     自从黑龙村失散呵!

(〖牌子〗。)

薛刚   (白)     原来如此。二哥、四弟今在何处?

薛强、

薛霸   (同白)    (三弟)(三哥)!我等在此!

薛刚   (白)     兄长、贤弟呀!

(薛刚哭。)

纪鸾英  (白)     老爷,薛蛟侄儿他也来啦。

薛蛟   (白)     参见三叔父。

薛刚   (白)     侄儿,你因何逃得性命?

薛蛟   (白)     三叔容禀!

(〖牌子〗。)

薛刚   (白)     原来如此。啊夫人,既是伯父有书信前来,就该点动人马,杀入长安,与爹娘报仇!

纪鸾英  (白)     奴已命人向青龙会借兵去了。少时到来,会兵一处,即刻起马。

(大头目上。)

大头目  (白)     启禀元帅:青龙会韩将军到。

纪鸾英  (白)     快快有请!

大头目  (白)     有请!

(四龙套、韩龙、韩虎同上。)
韩龙、

韩虎   (同白)    啊元帅,哈哈哈……

纪鸾英  (白)     二位将军,见过我家老爷。

韩龙、

韩虎   (同白)    三爵主,我兄弟有礼了!

薛刚   (白)     某家还礼。

韩龙、

韩虎   (同白)    啊元帅,唤我等领兵到此,不知有何吩咐?

纪鸾英  (白)     二位将军,我薛家被奸贼陷害,满门抄斩。你我合兵一处,杀进长安。拿住奸贼,报仇雪恨。

韩龙、

韩虎   (同白)    我等愿听指挥。

纪鸾英  (白)     众将官,合兵一处,杀往长安去者!

四喽兵、
四英雄、
薛强、
薛霸、
薛刚、
薛蛟、
薛葵、
韩龙、

韩虎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Copyright © 2020 清韵网 | 粤ICP备17006018号 | 公安部备案:44030902002200